李系德 | 老报人旧古仔路讲旧日古仔

当时前辈郑谭运约了我和吴海凉跟早已离开报界从商的叶国枫叙旧,在此路的金阳酒家会合,一起上巴生吃美味的肉骨茶。

老报人在旧古仔路金阳酒家新年小聚餐,右起:叶国枫、郑谭运、友人、陈胜尧医生夫妇、叶观桂、何子浓、梁景坤、李系德及刘建章。(作者提供照片)

如果在旧巴生路要去快乐园和鸿图园,就得先转入那条旧古仔路(Old Kuchai Road)。吉隆坡既无“新古仔路”,为何却有旧古仔路呢?中学时有个姓何的同学外号叫“何济公”,竟口不择言把旧古仔路戏称为“咕咕仔路”!他的外貌并不像那个手揸烂葵扇又爱吃狗肉的“活佛”济公,原来这外号是源自当年的粤语卖药广告:“何济公,何济公,止痛唔使五分钟!”

我却猜想,以前不知是否有个阿伯常在那条路讲旧日的“古仔”(故事)给大家听,就像在香港油麻地榕树头说书的讲古佬;也许此地因有旧古仔可听,便叫旧古仔路了!(简直生安白造!)

几十年前已知道,这旧古仔路可一直通往靠近沙叻秀新村的新街场路,路中显眼地标是Aji-no-moto味之素,后来还有KFC。70年代中期我曾随《新明日报》乒乓队到这KFC会场参加报界球赛,还记得是曾永森主持开幕,比赛时结识了《星洲日报》队的叶国枫、刘亮琪等报业同行。这个办球赛的场地空气极不流通,又闷又热,进去不久便焗到满身大汗,因此打球前连warm up热身也可省回,只差没像炸鸡般被沸油煎炸!

会员专属区

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/注册成为会员

会员登入
 
 
member vip pack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