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系德|Broadrick Road学生周报学友会

那年年尾就得参加Form 5大考了,我却耗费太多时间在学友会活动上,似乎忽略了学业。

作者(前方转身面向镜头者)1969年在Broadrick Road学生周报学友会参加新春茶会。(作者提供照片)

吉隆坡越来越热闹繁华,这几十年来有好些小径加宽后变成高速公路,以前某些熟悉的路名,不知何时起已经“被消失”,令人惘然若失。

Bukit Bintang区从前有一条Treacher Road,现在地图上却找不到了。而原本有一条与Jalan Tuanku Abdul Rahman形成90度直角的小路Broadrick Road,也像摄青鬼一般“飕”一声在地图消失得杳无踪影。问起新一代的吉隆坡人,竟没有人知道曾有这两条路的存在!

会员专属区

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/注册成为会员

会员登入
 
 
member vip package

念Form 4时,我常到Bukit Bintang的学生周报学友会参加文娱活动。翌年的1969年初,学友会却搬到冇雷公咁远嘅Broadrick Road去,我仍不嫌麻烦搭两趟巴士,在Jalan Tuanku Abdul Rahman下车,转左进入Broadrick Road步行近10分钟去这新会所。走进这小路不久,可见左边那间历史悠久的Batu Road Boys School,前面不远处右边是三江公会,学友会就设在这会馆的2楼;再上1层楼,则是周子述空手道学院。2楼进修文笔,3楼锻炼武功,这可真是个练就文武双全本领的“圣地”!

当年来自槟城的资深学友赖顺裕受聘为学友会的总务,就在这会所里住宿。他说晚上下班后常上3楼学空手道,我猜他可能已练成一掌即能把一块木板劈断成两截的深厚功力(就像他把本名“顺裕”两字劈掉一半变成“川谷”作为笔名一样)。他天生一副神高神大的体魄,还懂得Karate,有他在此坐镇,怪不得没有贼徒敢来打学友会的主意,容乜易畀佢一掌劈到腰骨断开两碌㗎?!

我来学友会主要是参与学术组的活动,学习写作和编壁报。1969年在这新会所出席过一次新春茶会,大家吃喝之余还嘻嘻哈哈的大玩游戏,兼举行吉隆坡区学友会新届干事会简单的就职仪式,由欧阳锦煌担任总干事、吴海凉做副总干事,我则出任秘书。

那年年尾就得参加Form 5大考了,我却耗费太多时间在学友会活动上,似乎忽略了学业。有次从学友会搭巴士回家,望向车窗外挂在半空交错紊乱的电线,忽兴起一股“剪不断理还乱”的心情,担心考得不好而落得前路茫茫……但到了5月中突然爆发五一三种族暴乱事件,戒严过后一切活动严禁举行,Broadrick Road因靠近事态最严重的Kampung Baru,更是“生人勿近”的危险黑区,我这才叠埋心水专心温习,在最后关头“缸瓦船打老虎——尽地一煲”拼命冲刺,剑桥和MCE两张文凭都奇迹般的考获一等,而得以升上Form 6继续学业。五一三的后遗症是,全马各地的学生周报学友会像其他一些社团一样,就此“黄飞鸿收档”关门大吉了!

最近上网细查资料,才发现Broadrick Road原来已变成大路Jalan Sultan Ismail的后半截;以前的学友会,应该就在靠近如今Wisma Sime Darby那一带。Jalan Sultan Ismail很长,从金河广场一直伸展至Jalan Kuching;它靠近Bukit Bintang的前半截,正是以前的Treacher Road!这两条旧路其实并没有从人间蒸发,只是“改名换姓”,分别组成Jalan Sultan Ismail的前后两截。50年来的沧海桑田变化,简直变到连佢阿妈都唔认得出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