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系德|马华大厦看柏杨红虹马季

那次我是带着老婆和两个念小学的儿子去看,小儿子上厕所后迟迟没有回来座位,我担心他迷路,急忙到厕所去找。原来那间厕格的门塞损坏了,他被关在里面无法把门打开,真是虚惊一场!

约40年前吉隆坡许多文娱活动都是在安邦路马华大厦举行。(星洲日报照片)

七八十年代吉隆坡许多文娱活动或文化盛会,都安排在安邦路马华大厦的三春礼堂举行。那时还未有吉隆坡会展中心,这大厦便成为大型华文书展的理想场地。我每次去到都买大量的书,“一抽二褦”挽提到手指酸痛甚至麻木,还得搭两趟巴士才能把这些重量十足的“黄金屋”搬回家中的“狗窦”去!

80年代初,曾受文字冤狱之灾的台湾名作家柏杨前来马华大厦演讲。我一向爱看他那些尖酸幽默讽刺入骨的杂文,诸如《高山滚鼓集》、《越帮越忙集》、《死不认错集》之类,还有讥讽“酱缸文化”的《丑陋的中国人》;那次难得名家驾临,岂会不“仆崩鼻”般赶去捧场?不过说来惭愧,事隔40年,我如今竟然完全记不起柏杨当时讲过些什么!他当然是言之有物,绝不会像他那部《鬼话连篇集》那样乱说鬼话“呃鬼食豆腐”。既然柏杨写过《闻过则怒集》,我日后可能也要为自己的记忆力如此差劲写一部《听过即忘集》了!

会员专属区

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/注册成为会员

会员登入
 
 
member vip pack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