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永球 | 鸦片与咖啡

十九世纪中叶,英国红毛人做出鸦片售卖给中国,中国人因此染上抽鸦片恶习,导致国力衰弱不堪,百年来受尽外国的欺负及耻辱。吸食鸦片不仅会上瘾,也会导致身体虚弱,甚至早亡。但华人民间还是有人相信鸦片是一种药(药王),以为能够延长性命,甚至强身健体。

黄阿生(1955年生),太平人,少失怙恃,少年时就外出工作。1967年在太平东方街“华通”咖啡店工作,月薪十五元,早上六点到十二点,再从下午六点做到十二点,吃住老板全包,负责一切工作,包括泡咖啡、卖面、炒粿条等等,甚至捧咖啡及餐食到附近的商店及华团组织去。

1969年,转到太平横街一猪肠粉摊捧餐及洗碗碟,时间从早六点到十一点,包吃早午两餐,老板也提供在其家住宿。收摊回到老板家,还得协助切芋头等工作,一个星期切小葱头一次,并帮忙炸油葱,一次二十斤。老板除了售卖猪肠粉,也售卖稀粥(饭粒稀少的米汤粥水。相当于福建话的——泔am),一碟猪肠粉售价一角钱,加芋头糕两角钱,大碟的三角钱,工作之间,他得不停踏脚车往老板住家载猪肠粉到摊口,热腾腾的顾客极为喜欢吃。每周工作七日,一年只有三天假期,即年初一至初三,月薪十五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