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昱龙|后疫情可以喝名牌咖啡了吗?

面临这种非常时期,不是撑面子和维系人情味的时候。在商言商,一切冗余、低效率、残旧的资产、设备及人力资源,该缩减、该裁退的、该换新的,都要当机立断处理。

物价几乎全涨,某些物品甚至涨价多次,连最低基薪也涨至1500令吉了。人们现在大概不敢再抱怨,为什么只有收入不涨,反而该自省,怎样继续无惊无险的活下去?

疫情教训我们,人人自危、个人求存的时代,要抗疫,必须加强自身免疫力、自己顾自己;要对抗通货膨胀,必须先降低物质享受、降级消费,首当其冲的当然是减免非必需品甚至不买奢侈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