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听台湾摇滚的那些日子

当罗大佑高喊“台北不是我的家”的时候,我还是一名小学六年级的学生,要到了中学后才听懂他的愤怒,那是1984年,我接触台湾摇滚的开始。

文:陈伟光(艺评人)

罗大佑2019年来马开演唱会,吸引了许多当年的摇滚青年,如今的“大叔”。

当罗大佑高喊“台北不是我的家”的时候,我还是一名小学六年级的学生,要到了中学后才听懂他的愤怒,那是1984年,我接触台湾摇滚的开始。那时候的台湾还处于戒严时期,歌曲审查很严格,罗大佑的歌曲频频中招,反而引起我的注意,深深受到他的批判精神所影响,认为写歌就应该有这样的深度。同一个时期,我听到了丘丘合唱团、红蚂蚁合唱团的歌曲;是的,那时候的乐队都被称为“合唱团”。这些歌曲比一般流行音乐强劲有力,在别人耳中显得吵闹,我却觉得华语歌曲总算可以和西洋歌曲一较高下。

那时候台湾最红的歌手是李恕权,他是第一代从美国回流台湾乐坛的音乐人,演唱时麦克风是打横握住的,舞蹈动作像一只蚱蜢,形象独树一帜。他那首〈每次都想呼唤你的名字〉唱到街知巷闻,声线沙哑感性,酷似英国摇滚歌手Rod Stewart。80年代香港广东流行曲横行,台湾发行的专辑并非每一张都被引进大马市场,所以像薛岳与幻眼合唱团、青年合唱团这类摇滚先锋的歌曲,我只知道名字但没有听过歌声,还好滚石唱片后来有重新发行青年和红蚂蚁这两支乐队的专辑,薛岳的歌曲我只在有线广播的“丽的呼声”节目中听到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