彭敬咏|灰暗之时,把光装进罐头

在这两年期间,我们似乎失去了一些重要的时间,却也多少让自己像蛹一般,在自我的世界里有了些许蜕变。

长达两年的冠状病毒疫情进入了大流行时期,所有人文经济活动开始解封了,但是也像打开了按捺在潘多拉盒子里头的各种危机,犹如吓人礼盒跳出的弹簧蛇,一出闸就让人心惊,其中和农夫最为息息相关的就是粮食危机。粮食危机在更早之时,不只是受到气候变迁与能源市场影响,中国的封锁使到肥料短缺,近期俄乌战争的僵持不下,加上多国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,粮食危机更是雪上加霜。

俄乌两国的葵花油产量占全球75%,因为供应量受战争影响,致使棕油价格高涨。疫情时期,许多在马外劳已陆续回国,马来西亚的油棕园因为缺乏劳工而提高工资争抢各个领域的劳工,首当其冲的是种植蔬果的园脚。因此许多果菜园,由于缺乏劳工,只能休耕放荒。或许很多人不知道,四季都能种植的马来西亚,其实是粮食进口国。粮食贸易处于逆差状态,意既进口粮食多于出口粮食。若本地粮食作物继续欠缺劳动力而减产,进口粮食受到出口国的限制,那是真的会导致粮食危机的。

会员专属区

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/注册成为会员

会员登入
 
 
member vip pack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