彭健伟|日本的澡堂

我记得那个晚上,和同行的记者们在新宿的拉面店用餐后,忘了带围巾出门的我在寒风中狼狈地流着鼻水,加快脚步返回酒店,马上就到澡堂泡个热水澡。

京都的澡堂。(摄影:彭健伟)

“你有使用过日本的澡堂吗?”民宿的年轻员工一边登记我的入住资料,一边用简单的英语向我讲解民宿温泉的使用指南。我在口罩底下对他微笑,点了点头。“那好,因为曾经有住客一知道要全裸就不敢用了。”我知道此时他也在口罩底下暗自偷笑。

日本箱根这家依山而建的民宿,房价便宜,却难得附带精致的室内温泉,甚至还在另一角设了个露天风吕。我泡在露天温泉中,欣赏夜里照明的秋季红叶,空气中弥漫着硫磺独特的气味,有点像是淡淡的腐烂鸡蛋臭味。明明是寒冷的秋天,连躲在室内都得穿上御寒衣物,这温泉周围却热烘烘的,即使赤身裸体也没有一丝寒意。

我人生中第一家日式澡堂是东京的希尔顿酒店。某年受邀采访东京车展,主办方安排入住希尔顿酒店,位于东京新宿区的中心地带,设施极尽奢华,但我印象最深刻的却是那个宽敞的日式澡堂。我记得那个晚上,和同行的记者们在新宿的拉面店用餐后,忘了带围巾出门的我在寒风中狼狈地流着鼻水,加快脚步返回酒店,马上就到澡堂泡个热水澡。

*全文须登入为普通会员即可开通阅读权限
已是 VIP
 
普通会员
 
member login packagemember login package
*全文须登入为普通会员即可开通阅读权限
已是 VIP
 
普通会员
 
member login packagemember login pack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