彭健伟|愤怒吞噬心灵

口译员的我一贯冷静,但过程中差点失神,甚至幻想自己紧紧抓住她双肩,劝她说天地合其大,穷一生愤恨不平,除了把负能量丢给别人,自己也不能因此减轻痛苦。

曼谷华蓝蓬火车站。(彭健伟 摄)


坐在我面前的她,身子修长瘦削,头发理得特别短。在陌生人眼中,她应该是个神秘帅气的中年女人。尤其那双历经风霜的眼睛,透射出坦然沉静又坚定执着的眼神。

但证件照片上的她和现在是完全两个样子。我翻译过她的资料,清楚她的来历,所以理解她外型上的变化,而且不免动了恻隐之心。

她在申请难民资格的文件中以洋洋数千字记载了一段戏剧性的故事,官商勾结,权钱交易,一件事故引发另一件更严重的事故,堆叠在一起,像是多米诺骨牌效应般将她的人生推向无从逆转的结果,最终甚至被处以监禁的判决。

愤怒吞噬心灵,满腹怨气无处发泄,累积久了,或化为病因。她在监禁期间被诊断患上癌症,第三期。那利落平头,正是化疗的后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