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丽珠|猫事

那些猫你要养吗?你应该不知道它们一家大小常偷偷跑进我家,闯进睡房,我快被吓死了。它们带来一阵阵难闻气味,你难道没嗅到?

工作室外来了一头猫。偶尔看它跳上篱笆石柱上遥望黄昏天色,有时神气走过窗前,天凉则端坐草坪,高冷姿态似是笑看眼前这群劳碌命。它没四处拉屎,自由来回,这种相处看似相安无事。

未几,这头母猫在门外木块下静悄悄的生了4只小猫,此才惊觉,原来它早已打算在此安家落户。生了一窝猫,猫孩喝猫奶,母猫还有社区里一位老是抱着猫粮四处散步的喂猫男,定时定点撒下猫粮喂食,三餐温饱。

工作累了,隔着玻璃门看几只渐成长的猫咪在花盆跳上跳下,于枝叶间翻滚,很是疗愈。即便这几头褐色黑色和灰褐相间的小毛团把花草搞砸,心里也不气。家里从小没养猫,猫都是自来自去,属于过客不等于宠物。面对这群猫,本是这么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