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丽珠|因树之名

英殖民政府19世纪初开始种树,200年过去,老树继续茁壮参天,它们比一些战前老房子还老,是会呼吸的古迹。只不过,尽管天天见面,没有几个人意识到树有树名。

花紫薇带来了漫天的紫色风暴 。

三四月的天烧着烈焰,白天在路上行驶尤其心嘈。这样的天月,却是花开的季节,不同的街树从2月份开始制造浪漫。花姿妆点了公路,花色愉悦了路人心情。当花絮随风纷飞,落下车镜霎那,联想起这可纳为社会福利。

2月份有全国各地开到荼蘼的红粉菲菲风铃木,3月是黄花铺成毯的青龙木花季,金急雨此时也串串黄金低垂。大花紫薇的花季较久,高瘦的树是满满的点点紫和粉红花,花朵薄如羽翼,站在树下人也变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