孫靖斐 | 暑修时也冲音乐祭

七月盛夏的彩虹眷村。

大二时参加台中亚洲大学的暑假交换计划。开课前一天从香港飞台湾,因为航班延误、通关旅客多手续漫长,从桃园机场出境已是晚上十一点,当时没订到哪里的住宿,只能在机场过夜。柜台说最早的客运在凌晨四点发车,拖著小黄行李箱到机场大厅的座椅区,外套是被、随行的熊玩偶是枕头,不算过夜地眯了几小时。

开课日当晚和同学逛夜市。大学离市区远,巴士一路上摇摇晃晃,经过一天奔波,我忍不住在车上恍惚打盹,和前天一样的半梦半醒。新同学忍不住调侃:“Jing Fei, why are you always sleeping?”天色向晚的巴士地铁,永远散发浓厚的倦怠意味,让人昏昏沉沉的醒不过来。但还是随着新朋友候车、逛夜市、充当翻译员和店家议价。此前在香港,也有一整个星期不怎么说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