孙靖斐 | 台北期间限定

我想永不过期的凤梨罐头不会好吃。

告别众人孤身来台北。旅途中习惯临时起意,离开台中前才随意订下台北车站附近的住宿,以为邻近交通心脏总不会错。初到北车已是傍晚,我拖着行李开手机地图找旅馆。天色渐暗,一路跟着导航穿街走巷,穿过入夜后尽数打烊的商街,甚至经过一座寺庙,已经关闭、香火尽灭,只有门口赫然两座神像。当下其实害怕。

经历教会我,饿的时候最容易迷路。

找到旅馆放下行李,马上约台北读书的C吃晚餐。

约在捷运站某个月台时,我怎么会知道台北车站是传说中全台湾最大的迷宫,光是地下街就有R、K、Y、Z四大区。走了二十分钟,还没到约见的月台。终于下了手扶梯,我无头苍蝇一样地四处寻找他的身影,然而他一直在手扶梯对面的长凳坐着,像是一早知道在若干入口之中,我就是会不偏不倚地,从那里出现。

书店巡礼

隔天从旅馆附近租脚踏车,踏至中山站赤峰街,找朋友推荐的浮光书店。街角转右再转左,就是香港诗人陆颖鱼的诗生活·诗人杂货店。城里的书店各有各的调性,选书、活动、空间摆设、餐饮选项都无疑展露各自的性格。四散城市各角的诚品无所不包,是爱书人随处栖息的落脚处;浮光书店最具个性,而诗生活始终散发温柔但坚定的气质,像鱼店长的诗。书店里有床架玩偶(难免让人想起店长女儿小珍珠),然而从门外到店里,也贴满社运的海报文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