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娟瑜 | 亲子霸凌何时了

连着几个问句后,海惠终于静下心来,趁她在自我省思之际,我又问了她一句:学校同学霸凌是一回事,她当然希望得到你的关心和支持;在家里被霸凌更是一回事……”

珊珊放学进门就哇哇大哭,海惠气炸了,不知道为什么,做妈妈的她总是无法容忍女儿懦弱爱哭。

“今天又怎么啦?有需要哭成这样吗?是谁欺负你?你不会骂回去吗?我是怎么生你的,生出一个爱哭的小孩……”

​小学一年级的珊珊正想寻求妈妈的安慰,不料碰了根硬钉子,她完全招架不住,哭得更伤心,书包背着直接冲进卧室。

会员专属区

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/注册成为会员

会员登入
 
 
member vip pack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