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咏駩 | 稻田里的黑翅长脚鹬

虽然这两年来我偶尔也曾在家附近的稻田里看见黑翅长脚鹬,最多一次看过十余只一群,不过一般都在年末和年初看见。此时已是5月末,它们依然还在此逗留尚未返北,这让我感到相当惊喜。

栗树鸭。(摄于他处)
泽蛙。

气象局5月初预测,说西南季候风将从5月19日起持续至9月中旬,期间全国降雨量将减少。新闻发布后没多久,大雨像是要赶上这个限期,于是在19日的前两天,连续下起了两场滂沱大雨。

大雨过后我到家附近的稻田去散步,发现田里原本已经接近干枯的灌溉渠道,一下子水高涨得满了出来。溢出的水从渠沟跨越小路流到旁边的田,宛若一条淙淙小溪,冲刷着田间小路的一小段落,阻断我经常走的路线,也把一些刚刚长出的秧苗给淹没了。

灌满水的田地看起来好像湖泊,不但景观改变了,连田里的动物似乎也变得跟平常有些不太一样。

泽蛙(Field Frog)和亚洲锦蛙(Banded Bullfrog)像似急着要释放压抑已久的亢奋情绪,等不及夜晚到来,一大群躲在积水的草丛一角一起宣泄嘶吼,歌声近乎震耳。天空中出现两三只有好一阵子不见的栗树鸭(Lesser Tree Duck),一边紧急地拍着翅膀,一边发出口哨声般的鸣叫,像是不知道要赶着去哪儿。远方的田里传来我有些陌生却似曾相识得“比、比”声,待我走得靠近一些,即看见田里突然飞起4只黑翅长脚鹬(Black-Winged Stilt),它们拖着修长得有点不成比例的粉红色双脚飞上天空,边飞边叫地稍微向我靠近,然后飞往田地另一方端落下。

会员专属区

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/注册成为会员

会员登入
 
 
member vip pack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