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咏駩 | 你看过这些野树吗?

我认识香榄大概有10年了,但对它不很了解,直到发展商在我家后方新建的住宅区路旁栽种了一排之后,我才对它渐渐地熟络起来。我想它应该有些名气,网络上有许多资料都记载着它的药用功能,还有一首歌唱它的马来歌曲《Bunga Tanjung》。

稻田中的白匏子小树。
白匏子的雄花与叶子。刚长出的嫩叶淡锈色,长大后先变浅绿再转深绿。叶背白色。
白匏子的雌花。

某天早上我走到白匏子下遮荫时,忽然闻到一阵花香,抬头一看,发现树上挂满了一串串小花。

白匏子是乡下田野里最常见的野树之一。它树身不高,叶背白色,很好辨认。每当大风吹来,叶子随风掀起,白色叶背明显可见,因而有“turn-in-the-wind”的英文名字。它们在稻田里到处都是,有的长在田间的小路旁,有的长在田埂上,成长速度相当快。只要农人除草时心软不把树苗给弄去,只需一两年时间,它们即能长成一棵棵小树,为稻田单一的景色增添一丝非洲草原般的美感。我在田地里散步时若嫌太阳太猛,也经常会请它们来为我遮荫,因此对它们相当熟悉,看过它们的花和果。

然而直到那一天我才知道,它们的花原来那么香。此后我稍微留意,才渐渐发现稻田里的白匏子大多数都会相约同时期开花,花开了一回又一回。它们的花朵有雄雌之分,雄花较香、雌花香味较淡;树也有雄雌之分,有的只开雄花,有的只开雌花,据知也有雄雌花都开的,但我还未曾见过。每朵小花在第一天开放时最香,且早晨比下午香,到了第二天,花香便淡了许多。它们的花香相当清雅,芳而不腻,这让我想起另一种花也香的树木——香灰莉木。

香灰莉木(Tembusu)是本地相当有名的一种大树。我曾在森林里看过它,也看过公园和路旁栽种的。我爸曾告诉我它的木头可以做砧板,而我则查到新币5元纸钞背面画的就是它。纸钞中的那棵香灰莉木生长于新加坡植物园,估计树龄已超过150岁。

会员专属区

欲想阅读更多请登入/注册成为会员

会员登入
 
 
member vip pack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