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骏维 | 雪兰莪内战

1867年至1874年发生在雪兰莪的一系列战争,不但造成政治、经济上的混乱,也为英国介入内政铺平了道路。

政局动荡的雪兰莪

1830年代,一位来自廖内(Riau,现属印尼)的王子Raja Juma’at在雪兰莪苏丹莫哈末沙(Sultan Muhammad Shah)的委任下,成为芦骨地区(Lukut,现属森美兰州波德森县)的统治者。Raja Juma’at后来帮助苏丹还清了因采矿失败而欠下的一笔贷款。作为回报,苏丹将公主许配给了Raja Juma’at。而Raja Juma’at的弟弟——拉惹阿都拉(Raja Abdullah),也曾帮助苏丹还清贷款,苏丹于是在1854年将巴生地区的统治权授予拉惹阿都拉,并娶了苏丹的侄女为妻。当苏丹将巴生的统治权授予拉惹阿都拉,意味着苏丹剥夺了自己的儿子——拉惹苏莱曼(Raja Sulaiman)对巴生的统治权,也剥夺了苏丹的孙子,即拉惹苏莱曼的儿子——拉惹马哈迪(Raja Mahdi)对巴生统治者的继承权,因此引起了拉惹马哈迪的不满。

然而,此时的武吉斯人(Bugis)只分布在雪兰莪沿海地区及部分岛屿,散布在河流沿岸的马来人村庄并非是武吉斯人,而是来自苏门答腊不同地区的移民。这些村庄对武吉斯统治者的忠诚度不一,且之间存在敌意。在苏丹莫哈末沙统治时期,由于苏丹能力有限,雪兰莪的政局已经逐渐地开始动摇。

1857年,苏丹莫哈末沙驾崩,但由于唯一合法继承人——拉惹马莫(Raja Muda Mahmud)年幼,无法继承大统,一场争夺王位的斗争就此展开。最后,苏丹莫哈末沙的外甥兼女婿——苏丹阿都沙末(Sultan Sir Abdul Samad),在Raja Juma’at兄弟的支持下,成为雪兰莪的第四任苏丹。然而,苏丹阿都沙末并不是强大的统治者。身为苏丹的他,势力范围仅在冷岳地区(Langat,现瓜拉冷岳县),即冷岳河流域一带,其他地区由四个马来酋长分别统治——安南河流域(Sungai Bernam),由拉惹依淡(Raja Hitam)统治;雪兰莪河流域(Sungai Selangor),由王储拉惹慕沙(Raja Muda Musa)统治;巴生河流域(Sungai Klang,现今常称的巴生谷),由拉惹阿都拉统治;芦骨河流域,由拉惹柏(Raja Bot,Raja Juma’at之子)统治。

雪兰莪内战爆发

此时的巴生地区在拉惹阿都拉管理下,使得巴生繁荣发展。拉惹阿都拉从芦骨引入大批华工,在吉隆坡地区附近开发新矿区。新矿区的成功开采,也让巴生地区收获丰富的利润。除此之外,巴生锡矿贸易的成功也吸引了许多外国商人和定居者。拉惹阿都拉将巴生矿区给了英国商人李德(William Henry Macleod Read)和新加坡华商陈金钟(Tan Kim Ching),两位来自海峡殖民地的商人共同经营巴生的收入。此时的拉惹马哈迪尽管有拉惹阿都拉每月提供的津贴,但拉惹马哈迪还是不得不通过鸦片贸易来谋生。与此同时,其他的马来酋长则在征收锡的出口税课题出现争议。

紧张的局势在 1866 年到了爆发点。当时一群来自苏门答腊的Batu Bara人和武吉斯人之间一直存在激烈的竞争。由于一名Batu Bara人被武吉斯士兵杀害(一说刺伤),而身为武吉斯人的苏丹阿都沙末无法有效的惩罚罪魁祸首时,Batu Bara族群的首领Muhammad Akib便带领部族支持拉惹马哈迪。此时,统治巴生的拉惹阿都拉向拉惹马哈迪征收鸦片税,但本就身为拉惹的马哈迪不愿缴税。当拉惹马哈迪以其为拉惹的头衔要求豁免被拒绝时,Batu Bara人的支持让战争一触即发。


*全文须登入为普通会员即可开通阅读权限
已是 VIP
 
普通会员
 
member login packagemember login package
*全文须登入为普通会员即可开通阅读权限
已是 VIP
 
普通会员
 
member login packagemember login pack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