冯振豪|对付“青蛙”前先定义“青蛙”

对于防范跳槽者理应多管齐下,例如罢免法和反跳槽可以同步推动,并且跟其他防止政治贿赂和限制行政权的法案相呼应, 斩断政治青蛙的出路,提高跳槽后的政治成本,并逐步改善马来西亚的政治文化。

民意代表的选后青蛙跳已经成为马来西亚政治文化的歪风之一,目前朝野多个政党及非政府组织热烈研议防治跳槽的各种方程式,惟,对于跳槽青蛙的定义却不明确,因此,对于到底谁才属于“青蛙”需要进一步地阐明。

某种程度上,在强调集体决策和集体负责的议会内阁制的型塑,以及单一选区相对多数决造成的两极化现象所使,不从党意一般被理解为跳槽行为,议员就必须接受防治跳槽的相关法律对付。可问题在于,就政策立场判定民意代表是否为青蛙,其结果可能会变相政党为了达到目的,使用党意强制民代就范,不惜罔顾特定选区或选民的意见以满足政党需求,进而导致民代不敢为选区发声,民众的政治效能感将会下滑,政治参与度受到牵连而降低,长期下来,选民出门投票的意愿可能会拉低,选举就变成政治精英及狂热支持者的专属游戏,国家方向越走越歪。


*全文/视频仅开放予VIP付费会员浏览
已是 VIP
 
普通会员
member login packagemember login package
*全文/视频仅开放予VIP付费会员浏览
已是 VIP
 
普通会员
member login packagemember login pack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