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子女隐退江湖,黑社会大佬养鱼养鸡

厌倦成日打架闹事的生活,为避免成为坏榜样,使孩子也误入歧途,黑社会大佬多年前开始隐退江湖,并回归田野务农,如今日子过得踏实且逍遥!

报道:陈卲扬
摄影:李祝福

叶汉江(左)在MCO期间才开始学养鸡,在无心插柳下养出来的鸡品质不错,不少人都跟他购买,此外,自己也会亲力亲为到农场喂食鸡。

来自芙蓉的叶汉江(57岁)出身黑道世家,父亲更是道上闻风丧胆的扛霸子,人称“客家仔”,在那个年代,自己叱咤风云的父亲,在道上无人不知。

然而,叶汉江在12岁之前,丝毫不知道自己父亲的存在,即便后来得知父亲身份,两人也很少联络,对于父亲事迹,他也只是耳有所闻。

反而,他从小是与母亲相依为命,直至14岁时,因经常在学校被人欺负,为了保护自己免受欺负,他开始加入帮派。

从此,他就成为人们口中的小混混,到处惹是生非,讽刺的是,当初不屑父亲作为的自己,最后还是走回与父亲一样的旧路。

“在当年,我打架的次数如吃家常便饭,只要看对方不爽,都可以打上一场,不时也会打到别人受伤入院。”

后来,他更是在18岁那年,因为涉及打架被关进青少年扣留营,在扣留营内接受改造。

但他从扣留营出来后,仍然不知悔改,与父母的关系也相当恶劣,尤其是父亲,两父子虽然少见面,但由于父子俩性格倔强,每次见面都会吵上一架。

“曾经有段时期,我与父亲脱离过父子关系,道上很多人都知晓此事。”

他形容,自己在那段叛逆时期,整天都是不务正业,不愿意好好打一份工,靠着捞偏门赚到钱后,成日只会花天酒地,沉溺在纸醉金迷的生活,甚至成为人们所谓的“大佬”。

“在那时,我就是人家口中的那种烂喝、烂赌的人,甚至连大麻也曾触及过,要说父母对我的看法,可能不是失望,而是绝望。”

为了儿女隐退江湖,改做正行的叶汉江,如今其儿子长大后也在鱼塘帮忙,证明他当年做了正确决定。
从改做正行以来,叶汉江一直都在管理鱼塘,现在也搞得有声有色。
改邪归正,转战鱼塘

是什么原因让叶汉江“改邪归正”,收起拳头回归田野生活?这必须感谢其太太甘宝莉及儿女。

叶汉江度过了20多年小混混的生活,虽然每次都有贵人相助,不至于像其他人搞到要坐牢或出入扣留所,但在36岁时,他突然意识到,这些年来混得一无所有。

“我每份工作都做不长久,当时生活过得非常艰辛,饭都没得开了,还要照顾儿女。”

他感谢多年来对自己不离不弃的妻儿,最后,为了孩子们的未来着想,他开始想要脚踏实地过日子,找份正当的职业养家糊口。

在年轻时,他曾经到父亲管理的鱼塘帮忙,当时因为不定性也不愿挨苦,之后就离开捞偏门,直至想要改正行后,他决定重新回到鱼塘帮忙。

“也是在这段时期,他与父亲在机缘巧合下,让彼此关系得以重修旧好。”

此外,他当时看见水族馆人潮非常多,于是也决定自己开设一间水族馆,在好景时,其水族馆共有4间分店,如今仅剩下2间。

叶汉江指出,要从偏门转为正行,并非容易的事情,以前,他可以睡到自然醒,想干啥就干啥,但改做正行后,生活就要变得有规律。

最初几年,由于水族馆生意欠佳,他凌晨4时就要起床处理鱼塘,上午8时还要兼职做装修,然后回来管理水族馆。

“这种日月不断苦干的生活,共持续了3年,直至水族馆生意上了轨道后,情况才出现好转。”

叶汉江现在共管理22个鱼塘,饲养的以鲤鱼为多,每天都要定期喂食鱼饲料、鸡肠及玉米,多数鱼获也都是售卖到吉隆坡士拉央巴刹。

香蕉也是叶汉江最近才开始尝试种植,目前已经等待收成。
开拓业务,养鸡种香蕉

去年疫情肆虐,在行动管制令后,叶汉江成功开发自己的另一项“潜质”,开始投入养鸡业及种植香蕉。

“养鸡或种香蕉,只是因为我喜欢吃,只是没想到,我开始对这个行业产生兴趣。”

叶汉江说,起初自己种香蕉时,经常遭到山猪和猴子破坏,导致香蕉都种不起来,太太都想过要放弃,幸好自己坚持,最后才成功把香蕉种了出来。

至于养鸡,他也同样只是首次尝试,起先也试看养600只,后来掌握了技巧后,现在已经得心应手,并且朋友也开始向他购买,让他有了成就感,决定继续养下去。

虽然叶汉江并非动保人士,但每次有人领流浪狗给他时,他都会收养,避免流浪狗流落街头。

如今自己的鱼塘与农场,也得到儿子帮忙,日子总算过得稍微轻松。值得一提的是,虽然叶汉江并非动保人士,但每次有人领流浪狗给他时,他都会照样收养。

据估计,其管理的小农场如今至少收养20多只流浪狗。对于此事,他说自己不希望看到这些小流浪狗被遗弃,既然有人送到,在能力范围内做到就尽量收养,而这些流浪狗长大后,也会帮他看顾农场,何乐不为。

对于自己的过往,叶汉江也侃侃而谈。身为芙蓉小甘密拿督王成就村仙四师爷庙主席的他笑言,如今自己参与神庙活动,除了感谢庙宇让他有机会与父亲修补关系,也希望为社会贡献绵力,为年轻时不成熟的自己“赎罪”。

他指出,为了让年轻人有更多健康文娱活动,不像自己以前般打架生事,他经常会号召年轻人参与神庙活动,以自己过往的人生经历,劝告年轻人。

“在我的管理下,我绝不容许他们打架、接触毒品,绝不允许!”

他非常感谢社会给予自己机会重新做人,而且他也不希望新一代的年轻人重蹈覆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