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草稿筑迹】现代图书馆,我们的大客厅

在接受正式的建筑养成前,图书馆对学生时期的我仅仅是:装满书物和座位,海纳百川却容纳不了声音的场所。除了阅读和借还书物,亦找不到其他的使用用途。来到网络发达、共享文化当道的时代,图书馆不再只是藏书的地方,逐渐演化成了资源整合并共享的平台。

文:黄美尹(草稿策划编辑,目前就职于台北建筑事务所)

童年时图书馆给我的印象,就是拥有大量故事书的教室,里面陈列各种读物、五颜六色的桌椅——是个不会发出声音的大盒子。而中学期间的图书馆,容纳各种参考书的自习室,坐满拼命K书的学生,朴素安静的气氛——充满各种机械齿轮却沉闷无趣的大箱子。

在接受正式的建筑养成前,图书馆对学生时期的我仅仅是:装满书物和座位,海纳百川却容纳不了声音的场所。图书馆很满,也很空。除了阅读和借还书物,亦找不到其他的使用用途。